被被松

全职/阴阳师/剑三/bts/youtuber
噢还有好多好多好多
值得喜欢的人事物(*´∀`)

是帅气的双胞胎Jack&Finn!!
看了五次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finn harries😂
实在太帅了令人控叽不住的重播!!😂😂

【苍歌】春雪冬阳

#苍歌be,只是个不完全脑洞😂
南山南真是太好听! ! ! !
这是听了几千次南山南后的脑洞! !
接下来有加#的是南山南的歌词! 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,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
琴爹和苍爹是帮会里天天一起竞技场一起大战的好伙伴,后来苍爹被调回雁门关戍守边疆,琴爹不顾前线的战况险恶,依然奔波了半壁江山来到塞北,和苍爹的感情也就急速增温。但后来在一次战役中,不幸遇上狼牙叛军大举来袭,苍爹势单力薄。当他正全神贯注于战场,以突破重围时,琴爹也闻讯而至,奏出最凄美的乐章,两人并肩作战。当两人血量均接近危险时,苍爹替琴爹挡下最后的致命一刀,命舍相知。而援军亦在此时赶到,救走了琴爹,却救不活苍爹。

#你在南方的艳阳里,大雪纷飞
独自回到千岛湖的琴爹看着湖光山色,看着春花缭乱如细雪轻舞,眼前浮现的,却只有苍爹噙着笑容的身影在鲜血中绽放。十里艳阳,暖不了大雪纷飞的心。

#我在北方的寒夜里,四季如春
苍爹后来葬在李牧祠边上,同其他英烈忠魂一起,但他的心中没​​有一丝遗憾或悔恨,因为他知道,这一生已太过美满幸福,那曲挽歌缭绕耳边,曲曲折折的荡到心头,如春日里的暖阳,使北方的寒夜,也为之一片一片,消融。

用生命拒絕跳舞。
((試試發圖片(´・ω・`)(暖看

【丐花】冤家路窄

【丐花】
#秀姐很厲害的
#我还是很爱丐丐的
#没有要嘲笑丐丐的双人轻功
#一切都是舞台效果(干
#短短的糖(#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丐
丐丐最近很不高兴。
比被个秀秀割伤时还不高兴。
整天气鼓鼓地蹲在地上画圈那种不高兴。

他想带小姐姐们飞高高呀,可是现在不行了。
应该是说,要飞还是可以的,但他不再是唯一的了。现在跟苍爹飞还有糖葫芦呢,跟秀姐飞还有大扇子呢,飞起来像喝醉一样的丐帮,被嘲笑到简直了。

所以丐丐也就真的喝醉了,一身酒气,和着万花谷的十里花香。

#花
趁着晨曦,出门采药的花哥,无语的看着万花丛中,散落一地的酒坛,与充斥鼻翼的花香与酒气。冲突的和谐。

想着等等还要去给逗逼亲友送药,管控病人的饮酒量,花哥实在没片刻光阴可耽搁,但身为医者,他还是扶起喝醉的不速之客,尽责的拿出万花笔,准备进行诊断并治疗……

哦不对,还是趁机打死好了,在看清眼前是谁之后。

#丐花
仿佛受到花哥的脚步声干扰,丐丐也在这时呻吟了一声,微微皱了眉,睁开朦胧的双眼,并试图靠腰部的力量坐起。

然后在看到眼前是谁后,他又倏地放松了原本已有些吃力的腰部肌肉,并且伸出双手拽着花哥的衣角。只见花哥猝不及防的失去平衡,跌坐到了丐丐的腿上,发出一声闷哼。丐丐精实的手臂与温热的鼻息,也一股脑都窜上花哥开始渗出汗珠的脸。

这就是冤家路窄。

花哥艰难的将被压着的右手臂伸出,伸进一旁的藤篮,丢了一束药草给正酒后乱性的丐丐。

「你也……先起来敷个药吧,不怕七秀的双剑了?」
「谁怕过了!pkpkpkpk!」

【苍歌】眉间雪01

#苍歌师徒2333
#相知遇上苍爹的爱(搞)情(基)故事
#第一人称时是苍爹(枫烟)视角
#主要叙述是心思细腻的琴爹(作死)

那年元春,当我立于苍云堡前,许下要在这乱世中为你杀出一世平安,也许结局,便已悄悄定下。

1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第一次遇见你,是在薰风袭人的稻香村。 #

稻香村的十里微风清香如常,可元襄完全无法为这湖光山色感到些许雀跃。初入江湖的不惯正一点一点的消磨着满腔热情,望着手中古朴的琴与自己生涩的双手,一曲阳春白雪都成了咿咿哑哑的哭号。下意识地扶了扶初入稻香村拿到的江湖草帽,元襄不禁担心起往后的生活。这时,一阵低沉又略带笑意与磁性的声音,兀地划破元襄的胡思乱想——
「呦,是小萌新么?缺不缺师父呀?」
「……」
元襄有些惊讶,望前方看并没有说话的人,因此倏地转身,正对声音来源。

是一个一身黑色校服的苍云军。

一头柔白长发没有像其他军人一般拢成一束,只是任着随风飘逸,即使偶尔几丝细发遮住了闪烁着笑意的双瞳,这名苍爹也只是随意地拨到耳后,完全不在意这些枝微末节。明明能摆出睥睨天下的姿态,却更情愿当个快意潇洒的侠士一般,与其说是军人,更像只慧黠的猫。

「哎呀忘了说,你可以叫我枫烟或啥的都可。当然当然,如果愿意叫师父更好。#酷」

突然收到一连串的讯息,元襄有些手足无措。连忙手忙脚乱的回了枫烟一句——

「……师父好。」

【苍花】离经易道为一人

#苍花 #伪日常 #离经易道为一人
是甜的不能再甜的脑洞……
很短很短,清水向#

一袭暗紫长衫与轻垂腰间的衣带,随飒然薰风飘荡翻飞。微风伴随着万花谷特有的清香,吹抚过立于一旁的苍爹,平静了那隐藏于厚重盔甲下,因险恶战况而紧绷的心神。

今日的攻防情况危急,团团簇簇的红名中只有零星数名侠士为己方阵营。但他不忧亦不惧,只是一心一意的挥舞着手中的盾与刀,在辽阔的战场中舞出最绚丽的身影。因为他知道,每次义无反顾的杀敌陷阵时,自家花哥便会在背后默默守护。

毕竟说好,离经易道为一人。

密聊

在S市的一扇窗前,端坐著穿著黑色運動外套的身影,在連帽下包裹的,是一對純淨無辜的眼瞳。周澤楷捏著過長的袖子,撐著頭,苦惱於要送什麼生日禮物給喻文州才好。
[周澤楷]悄悄的對[喻文州]說:喜歡什麼
[喻文州]悄悄的對[周澤楷]說:喜歡你^_^